威尼斯人平台入口
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展览 > 常设展览
大汉气象—徐州汉代文物陈列

      大风起兮云飞扬,
      威加海内兮归故乡,
      安得猛士兮守四方!
         ——刘邦?大风歌
      一曲大风歌,唱出了大汉王朝的千古风流,蕴藏着两汉四百多年的万千气象。
      汉高祖刘邦即位第二年(前201年),封其弟刘交于楚国,王东海、薛郡、彭城三郡三十六县,都彭城。东汉时期,这里始封楚国,后改封彭城国与下邳国。两汉时期,这一地区政治、经济、文化得到巨大的发展。
      迄今,西汉楚国和东汉彭城国、下邳国的都城均已得到考古发掘证实,已发现和发掘两汉王侯宗室陵墓近40座,出土文物洋洋大观,精美绝伦。
      第一部分 明光珍器——东洞山楚王后墓明光宫铜器陈列
      1982年,徐州东洞山楚王后墓出土十三件带铭青铜器,均为汉代宫廷用器,有铜鼎、铜锺、铜勺、铜灯、铜盘等,部分有“明光宫”、“赵姬”铭文。
      明光宫是汉长安城内宫殿之一,汉武帝太初四年(公元前101年)建成,始建国元年(公元8年)王莽将其改称定安馆,前后存109年。《三辅黄图?甘泉宫》载:“武帝求仙起明光宫,发燕赵美女二千人充之。”铭文中的赵姬,即这批铜器的主人,或为其中某一宠姬,后由皇帝恩赐出宫来到楚国彭城。
      第二部分 浴兰沐芳——沐浴器陈列
      西汉时期,在继承先秦时期沐浴礼仪的基础上,沐浴日渐成为王室贵族的社会风尚。
      狮子山楚王墓西侧第二室是一间沐浴器库,出土有沐浴用的铜鉴、银鋗,烧水用的铜釜、铜鍪(mao),汲水用的铜扁壶,以及各式化妆盒、陶搓石以及沐浴香料等。沐浴器具上铭刻有楚王宫廷官署名称,可见楚国王室沐浴程序复杂而讲究,沐浴早已超出洁身净体的目的,而更加注重美容、保健、养生和礼仪。
      第三部分 金银辉映——金银器陈列
      汉代的金银生产得到政府的重视和垄断,已从传统的青铜器金属工艺中分离出来,成为独立的手工业门类,工匠能熟练运用钣金、压模、錾刻、抛光、掐丝、焊接、镶嵌等各种工艺。
      徐州出土汉代金银器数量虽然不多,但种类齐全,端庄古朴的印玺、严谨规整的货币、造型各异的饰品以及连缀玉衣的金丝银线,处处都显示出那个时代高超的工艺水平。尤其是狮子山楚王墓出土的金带扣更是目前国内西汉时期最精美、最先进的带扣。
      第四部分 镜明日月——汉代铜镜陈列
      铜镜最早出现在距今4000多年的新石器时代齐家文化墓葬中,汉代是我国古代铜镜发展史上的高峰期,不仅出土数量多,形式和艺术表现手法多样,而且广泛出现在社会各阶层人群中。
两汉时期,徐州铜业发达,在中国辽宁和日本近畿地区出土铜镜中都曾有“铜出徐州,师出洛阳”的铭文,有研究认为彭城是当时国内重要的铸镜中心之一。徐州地区出土大量汉镜,展出的四十余枚铜镜工艺精良、造型各异,其中宛朐侯刘埶墓出土的人物画像镜更是镜中佳品。
      第五部分 汉代青铜器特点
      随着铁器时代的到来和陶瓷业的成熟,中国自商代以来辉煌灿烂的青铜文明,至汉代逐渐衰落。汉代青铜器开始向生活日用器皿方面发展,更为实用,多素面或有简单纹饰。但在铸造工艺上仍有创造性发展,在我国青铜史上占有特殊的地位。
      徐州地区发现的汉代青铜器以西汉为大宗,造型简洁明快,清新古朴,已从商周时期的青铜器注重“礼”的表现成份中蜕变出来,由厚重而转轻巧,日常生活用器品类丰富,形式多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