威尼斯人平台入口
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展览 > 常设展览
金戈铁马—徐州古代兵器陈列
      兵器是维护人类生存利益的工具,伴随着战争的全部历程。
      徐州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,从新石器时代起历二百余战。“九里山前古战场,牧童拾得旧刀枪”,斑驳锈蚀的铜铁兵器令人想起战争的血腥和残酷,沉重坚固的盔甲铁胄让人感受到将士的壮怀激烈,攻城拔寨的明清火炮又仿佛使人回到了硝烟弥漫的战争年代。
      徐州出土大量的兵器就是一部血与火的徐州战争史。
      第一部分 方国兵武(商周——秦兵器)
      原始社会后期至商周,逐渐形成许多的方国。生产力低下使方国间频繁争夺可以获取的有限资源,兵器的地位愈益重要。青铜兵器达到鼎盛,戈、剑、矛和弓箭等成为常备、制式兵器。铁兵器初步出现,威力更猛、杀伤力更强的弩也开始登场。
      徐州夏商为彭国,春秋战国属宋、楚。这一时期有著名的彭伯克邳、武丁灭彭、晋楚彭城之战等。
      第二部分 汉楚王师(汉代兵器)
      汉代徐州为显赫的刘氏封国。汉初楚国军队十分强盛,楚王刘戊和吴王刘濞等曾联合发起“吴楚七国之乱”。
      众多汉墓出土的中尉、骑尉、轻车、武库等楚军印章,刀、剑、矛、戟、钩镶、铠甲等攻防兵器,汉画像石中格斗、蹶张、兰锜、战争等图像信息,以及仪卫俑群、兵马俑阵,全方位反映出汉代徐州的军事概貌。
      第三部分 陈兵列武(唐、宋、元兵器)
      西晋以后,几度疆域分裂,南北对峙,以致干戈四起,兵连祸结。“彭城当南北之镇,下邳据东西之要”,徐州成为南国屏藩、北门锁钥。这一时期“长戟利刃,骠骑驰突”的具装骑兵逐渐雄视天下,而北宋初年火器的出现,部分抵消了骑兵的优势,也标志着火器和冷兵器并用时代的到来。
      由于处在“南北纷驰,得失靡定”的特殊历史环境,这一时期出土兵器不够系统、全面,但仍不乏精品。
      第四部分 坚城利炮(明、清兵器)
      明代徐州是南北二京驿传中心之一,是运河漕运的枢纽所在。明朝洪武年间重筑徐州城,以砖石垒砌,同时还先后设立军队戍守的徐州卫和徐州左卫,在大同街徐州卫遗址中发现有大量的火炮,“凭坚城、用大炮”是当时的主要军事思想。
      清代徐州周围曾是太平军和捻军频繁活动的地区,出于防御需要,又于老城之外增筑土城,并在黄河北岸筑坝子土城,并赶制或引进大量火器,但性能大大落后于西方列强所制,已隐隐透出落后就要挨打的前兆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兵器是战争的缩影,是人类历史的记忆。战争对人类社会造成严酷的破坏,是人类惨痛的创伤和生活的梦魇。

      让战争离我们远去,愿人类铸剑为犁,永远和平!